男子卷起满是污渍的袖口,抬起头,失神地看了一眼头顶灰蒙蒙的“天空”,然后 – 他的背上挨了火辣辣的一鞭。

“612号!不要东张西望!”伴随疼痛而来的是一声严厉的呵斥,男子赶紧低下头,他知道,如果惹怒了矿场那个凶神恶煞的老头子,自己又要被打上两针加速剂了。

真正的天空到底是什么样的?男子心里一直在想象,地幔37号矿场的工友们的口中有的说是白色,有的说是绿色,还有的说是红色,但无论是哪种颜色,肯定不会是头顶这样令人作呕的灰色遮罩,因为这是地幔里泥土的颜色。

按照正常的轨迹,612号生在矿场中,自然也会死在矿场中,至少身边所有人都是这样,但他和别人不一样,他总是渴望看一眼真正的天空。

但对于一个卑微到极点的,没有名字只有编码的商品级人类而言,这种愿望显然不切实际。

今天是612号出生的第6年,但从他的体格来看,已经是个标准的壮年了。

3018年,一千年的时间,人类花费了巨量资源探索太空却铩羽而归,巨额的投资没有得到任何回报。于是,加大力度对地球开发,榨干地球的剩余价值,成了这个时代的唯一议题。而在科学家经过精密的计算后,地幔里被凭空开出了一个个矿场。

为了完全开采地幔资源,并向更深处的地核探索,疯狂的人类研制出了加速剂,并量产了试管婴儿,制造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商品级人类,通过加速剂,试管婴儿成长到青年期只需要3年,再过3年又会成长到壮年。而这之后,等待他们的便是无止无尽的工作,他们会得到发黑的干面包,循环水,还有每天4个小时的睡眠时间。

天赋人权?

这个词并不适用于他们,对于地面上的人来说,他们根本不属于人类。

尽管地面世界人类平均寿命已经超过了200岁,但对于这些地下畸形的矿工来说,活到30岁都是一种奢望,加速剂提供了5倍的成长速度,而150岁,即使对地表世界的人类来说已经步入老年。所以,他们会得到一支用于安乐死的注射液。

612号和其他矿工不一样,他似乎对“天空”这两个特别敏感,特别是当他用自己并不健全的智力弄清楚了其中的意思后,对此更加神往,时不时就会抬头看看。

但这个行为,却惹恼了矿场里那个瘦的只剩骨头的老头,他因为犯罪而被流放到了地幔矿场中管理矿场,他亲眼见证了无数矿工从出生到死去。

可在他管理矿场的这几十年里,612号这样喜欢抬头发呆的矿工还是第一个。

“真是见鬼了。”老头嘟囔着干巴巴的嘴唇,心情显然很差,虽然是被终身流放,但他仍旧盼望因优异的管理成绩而被特赦 – 这种情况并不是没有先例。

而明天,是10年一次的大检,如果那时612号出点差池,那自己梦寐以求的特赦令可真的要见鬼了。

老头也曾经想过直接处死612号,但地幔矿场的人数控制十分严格,私自处决矿工的行为会在他的档案中抹黑,这样一来,特赦令的梦同样会烟消云散。

他盼着612号赶快自然死去。而他绞尽脑汁后发现,唯一能让612号快点死去的就是不断给他注射加速剂,虽然每天只有两支的份额,每支只能消耗掉五年的生命,但老头总会找到冠冕堂皇的借口将试剂统统塞进612号的身体。

“612号!过来!”老头今天显然也不​​准备放过这个低贱的矿工,他从上衣破旧的口袋里拿出两支崭新的注射剂,像握着匕首一般握在手心。

“搂起你肮脏的袖子!”老头呵道。

612号对老头的命令不敢不从,但动作却十分缓慢,口中仍旧怯懦道:“大人,真的还要打针么……我已经打了三十四针了……打完这两针,我可真的撑不了几天了……”

“废话少说!赶快把袖子搂起来!”老头呲着黄牙,颤抖着手将两支注射剂举在男子的面前,狰狞的皱纹挤在一起,十分煞人。

看见老头发火,612号赶紧照做,露出了黝黑粗壮的手臂,老头二话不说,便粗鲁地将两根针头插入男子的动脉。

612号直直伸着胳膊,看着注射液一点点进入自己的身体,脸上表情愈加痛苦和苍白忽然,他壮起胆子对老头说道:“?大人……我能问你个问题么”

老头听闻后大怒,抬起手就想朝着男子扇去,可扇到一半,枯槁的手掌忽然停住了,老头心里想着,看在他没几天可活的份上就听听吧。

“哼,问吧。只能问一个!”老头毫不客气地说。

“大……大人,你知道外面的天空是什么样的么?” 612号的声音依旧很怯懦。

“天空?”老头一愣,这个问题显然让他始料未及。

“对对,就是天空,到底是什么颜色的?” 612号眼中放光,这一刻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活不了几天的事实。

老头感到很好笑,612号整日抬头发呆竟然只是在看天?而他临死想的还是天空是什么颜色!

老头恼怒地摇摇头:!!!“外面黑漆漆的一片,哪还有什么天空若真的想知道,你抬头看看这些灰色遮罩就行了外面500年前就是这样了好了,趁你还没死,赶紧去把今天的活干完!”

612号满意地点了点,然后离开。

第二天,10年大检如期而至,而最让老头震惊的是,这次大检之后,巡检员真的递过来了一张特赦令!老头颤抖着双手将其接过,心中更是狂喜!

但狂喜过后却是令人窒息的沉默,他干瘪的眼珠忽然转向了黑暗的矿洞。

两个小时后,巡检员带着一个男人从地幔电梯缓缓升入地表,一个年轻警官正等待他们。

“哪个矿场?”

“37号”。

“名字?”

“6 ……不,怀特”。

他的声音很怯懦。

1 vote, average: 5.00 out of 51 vote, average: 5.00 out of 51 vote, average: 5.00 out of 51 vote, average: 5.00 out of 51 vote, average: 5.00 out of 5 (1 votes, average: 5.00 out of 5)
You need to be a registered member to rate this.
(2 total tokens earned)
Loading...

Responses